神说人说

北京猿人名不副实

在我们仔细查看北京猿人,一个人类进化理论的中间环节之前,我们先看看他的那些堂兄堂妹是否确实。
推荐给好友
更多音频文件: MP3

北京猿人名不副实

(文章编号: 1126)

只有信心相信耶稣基督拯救宝血的信心才是人与上帝和好的媒介。信是一个人唯一能得到上帝喜悦的方式。希伯来书11:6:
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神,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11:1:
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

罗马书10:9-10:
9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神叫他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
10因为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口里承认,就可以得救。

明白了圣经的这个基本原则,我们就很清楚为什么撒旦和它的世界体系总是想方设法试图摧毁信心。信心是那恶者的敌人。

你的信心是根植于你生活中好的和将来必定成为好的东西上。压轴戏末日争战的最后日子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近了。试炼的日子快要到来,在基督里的信心是唯一使我们持守下去的支柱。重要的是,面对突然临到的恐惧,要用对圣经的上帝的信心去取代它;信靠他的话:"我总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希伯来书13:5),让基督里的信心成为你患难中的指望。

亲爱的朋友,你和你的上帝和好了吗?你重生了有第二次生命了吗?你想要你的罪和羞辱都不再被记念,离开你就像东离西那么远吗?神说人说有好消息给你!今天就是你得救的日子。点击"Further With Jesus"跟随简单的指引,你立刻就能进入神的国。现在是今天的专题。

神说,创世纪1:1:
起初神创造天地。

神说,出埃及记20:11:
因为六日之内,耶和华造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华赐福与安息日,定为圣日。

人说,根据堪萨斯州立大学的教授Scott Todd博士的观点:"即使所有的数据都指向一位智能的设计者,这样的假设仍然被摒弃在科学以外,因为它不是自然的。"

现在来看记录。神的话非常丰富,明确:他创造了一切!地球、太阳、月亮,包括宇宙,它们都仅仅只有6000多年的历史。不仅如此:上帝是在六天中创造出来的。出埃及记20:11:
因为六日之内,耶和华造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华赐福与安息日,定为圣日。

进化论者那些伪科学家们不断宣传他们地球年龄上亿年的观点,这让我想到神说人说的一位访问者,他对神的话语里地球很年轻的宣告发出挑战。他宣称自己是一个科学著作者,也许真是这样。在本网站有大约40个专题讲论地球6000年的年龄,从化石,地质学的角度,从古代历史到星光,到红移。当这位科学著作者查看了这么多明显的事实后,我们挑战他证明他的百万年,上亿年的学说。他的反应是被惹恼了,"你们知道我不能证明!"这正是问题的重点所在。

另外一位神说人说的访问者想要知道是谁搅坏了一锅汤,换句话说,是谁提出了这古老上亿年的假证据?答案很简单。是撒旦欺骗的灵在不信者心里找到了住处。圣经记录里撒旦的第一句话是:"神岂是真说......(创世纪3:1)"它不断地在挑战人类,而结果是想象得到的。经常访问神说人说的人知道从进化论者而来的关于近期科学发现的反圣经观点,在神话语所宣告的创造模式中是很容易解释的。搅坏一锅汤的东西不在化石这些东西里,而是在不信者错误的前提里。

本专题所提到的是反上帝的疯狂个案,企图制造一个众所周知的缺失环节介于人类和猴子之间的中间物,它可以追溯到假设的原生汤,最终追溯到无有。他们将不断遇到挫折。他们的证据将不断躲避他们。他们的生命和精力将不断被虚掷,因为他们的进化论前提根本就是不对的。

下面一段摘自2009年4月11日的科学通讯,标题是"北京猿人年龄增加":
北京猿人突然年龄变老了许多。在中国周口店山洞遗址发现的被共同称为北京猿人的直立猿人化石,年龄测定为最早780,000年之前,比先前的测定早200,000年,中国南京师范大学的管居深和他的同事们在3月12日的自然杂志如此报道。研究人员首次发现周口店北京猿人化石是在1920年。这个遗址迄今已掘出17,000件史前石器和50个直立猿人化石。随着几个中国直立猿人遗址年龄测定的修改,这新的证据符合直立猿人在两代移民中由东亚迁徙而来的理论。【摘录完毕】

在我们仔细查看北京猿人,一个人类进化理论的中间环节之前,我们先看看他的那些堂兄堂妹是否确实。下面列出的是已知的直立猿人,他们是仅仅你和我,我们人类之前的那一类:
1. 腊玛古猿最初是由几颗牙齿和下颌的几个碎片构造出来的。作为一种新的化石种类,它被重新归类为人猿(Oranguten).
2. 南方古猿,据称是一种中间环节,已经失去了它的资格。这种生物并不会像人一样直立行走。
3. 爪哇猿人,由一根股骨,一片颅盖骨,三颗牙齿构造而成,它最初的发现者把它作为进化理论的一种证据展示。许多年过后,他承认爪哇猿人可能只是一种巨大的长臂猿。
4. 尼安德特人。所有的人类学家现在都相信他只是和你我一样的人类。
5. 克鲁马努人。如果他梳洗干净,穿戴整齐走在街上,肯定没人会注意到他。
6. 内布拉斯加人。在1920年的斯科普斯审判案中作为进化论者对进化理论的证据而闻名,这个内布拉斯加人是他们的中间环节。但是数年之后,在更深的挖掘中他们发现了他们的牙齿是一只猪的牙齿,并不是什么中间环节的牙齿。

进化论者在寻找中间环节。下面的段落摘自《Bones of Contention骨头的争论》:
(书评撰稿人Michael )他又枚举了许多使直立猿人陷入更大争论的问题。其中一个是:"直立猿人究竟是一种真实存在的物种,还是应该把它归为现代人种?"
许多进化论者已经申明直立猿人虽然有一点不同,但这不同还没有大到足以把它单独分为一个物种的程度。Gabriel Ward Lasker (韦恩州立大学)这样写道:
直立猿人和现代人种(Homo sapiens )是有显著不同的,但是却有一个趋势在夸大它们之间的差别。即使一个人忽略变迁性,或者很难归类,以及爪哇和北京猿人很有限的人口这些问题,许多直立猿人之间的一系列差别也说明他们应该是属于现代人种。
William S. Laughlin (康涅狄格州大学):在对爱斯基摩人和阿留申人的研究中,可以发现在这些人和亚洲直立猿人之间存在许多共同点,特别是中国猿人(即北京猿人)。他对他的研究作出了一个很有逻辑性的推论:
当我们发现经过一个短的时间跨度,在很临近的人群之间产生了很重要的不同,就像阿拉斯加人和格陵兰人,当我们再想到遥远的两个人群中存在的巨大差别,正如爱斯基摩人和布希曼人,他们据称是属于直立猿人中的单独一类,似乎我们很有理由得出结论中国猿人属于这同一类变化多样的种群。
Milford Wolpoff 这位曾经是叫嚣声最大的进化论者之一,现在要求把直立猿人的分类"划归"现代人种。他与吴新志(北京古人类学院)以及Alan G. Thorne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联合申明到:"我们认为应该作两个改变。一就是承认直立猿人/现代人类之间的界限是武断的,使用了非形态学的(暂时的)标准来定规它;第二就是把直立猿人划归现代人类。"【摘录完毕】

到此为止我们还没有谈到北京猿人,以及在那么短的时间跨度中把它的年龄说成是几十万年,他对此有何感想。他的新年龄由于那些"专家们"的不确定而显得毫不令人吃惊。以上文章所没有提到的事实是更改北京猿人化石年龄使用了放射性年龄测定法。(关于放射性年龄测定法的信息请查看本网站的"Carbon Dating and 2+2=5" 。)任何一个有理性的人都会开始怀疑这样一个塑性理论,也即可以适用于任何一种相矛盾的证据中的理论,会被如此毫不动摇地全盘接受。北京猿人化石最初被发现于二十世纪初中国北京的一个山洞。有些人对重新构造北京猿人的头盖骨的可靠性有质疑。从不知到全知,在教科书和博物馆里经过润饰的头盖骨模型,事实上是由许多细小的骨头碎片用石膏代替缺失部分复合而成的。那个山洞里藏有众多的似人似猿的骨头,他们的头骨都被从后面打坏。使用火和工具的证据也被发现。这引起进化论者的推断认为是这些类似猿的生物自己在使用工具和火。但是更多推断认为这些猴子并不是使用工具的主体而是被工具所砸的客体。似乎这些类猿生物足够进化,创造了它们自己的工具又用自己的工具砸坏了自己的头盖骨!看过印第安纳.琼斯的电影的人都知道猴脑是很精密的。头盖骨是被当做一个碗来使用的。

那些仔细研究人类进化理论的人会在人类进化的时间框架中发现一个令人吃惊的问题。以下信息取自地质学硕士William A. Hoesch的文章《回到创世纪》:
第二个事实真相是在给学校学生的说明中,并没有说明这些化石的出现应该符合正确的时间框架。例如,一个直立猿人的骨骼化石只应该在比他的年轻后代"在结构上比较现代"的人类更老的岩石中被发现。事实却绝非如此。先暂时抛开年龄的有效性不说,直立猿人通常被认为是介于1,500万年和40万年之间。在大部分博物馆的描述中有意回避的事实是比40万年年轻的直立猿人骨骼化石超过一百例,其中包括一些年轻的6000年的化石。更让人惊奇的是:被称为是"现代结构"的人类化石(也就是非直立猿人)却在比1,500万年古老得多的岩石中找到。从十几个不同的遗址所得到的头盖骨碎片,包括一个完好的头盖骨,牙齿,一些手臂和腿骨,一个化石轨迹,和岩石构造,一齐都同证他们是"现代人类"。在坦桑尼亚利特里的化石轨迹,测定年龄为3,600万年。肯尼亚的卡纳颇为发现的胫骨(腿骨)和肱骨(臂骨),测定年龄为3,500万年,这些对提早日期的甚至是被庆祝为直立行走的"露西",是很致命的。这些尴尬都被修改,重新解释,重新标注日期,但尴尬却不会因此消失。【摘录完毕】

当你一开始起点就错了,那你必然会得出错误的结论。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所谓的中间环节的发现远远有失公正。有助于发现北京猿人的科学家之一,第一次到达遗址时就这样说过:"这里有一个原始人。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他找出来!"北京猿人首次被确认为一个新的种类竟然是在头盖骨碎片被发现之前。唯一发现的东西只是一颗牙齿。仅凭一颗牙齿就确认整个生物,这让人想到声名狼籍的内布拉斯加人(之前曾被提及)。

在《人类的形成》一书中,达尔文主义者David Pilbeam 针对中间环节说了如下的话:
如果你带一个聪明的训练有素的科学家来,把我们有的贫乏不足的证据给他看,他一定会说:"算了吧,这证据根本不充分。"【摘录完毕】
不管他们如何努力寻找上帝话语的代替品,圣经却是无懈可击的真理。圣经是建立人生的根基。
神说,创世纪1:1:
起初神创造天地。
神说,出埃及记20:11:
因为六日之内,耶和华造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华赐福与安息日,定为圣日。
人说,根据堪萨斯州立大学的教授Scott Todd博士的观点:"即使所有的数据都指向一位智能的设计者,这样的假设仍然被摒弃在科学以外,因为它不是自然的。"
现在你看到了记录。

参考书目

圣经
Gish, D.T., 《Have You Been Brainwashed?你被洗脑了吗?》 小册子, 更新版 1994

Hoesch, William A., M.S., "How Coherent Is the Human Evolution Story?人类进化故事如何保持一致?"Back to Genesis(回到创世纪), ICR

Leakey, Richard E., 《The Making of Mankind人类的形成》Michael Joseph Limited London(有限的伦敦), 1981, 43页

Lebenow, M.L., "Bones of Contention骨头的争论," Baker Books贝克出版, 1992, 134-136页

Nature(自然)401(6752):423,1999年 9月 30

"Peking Man ups his age北京猿人年龄增加,"Science News科学通讯, 2009年4月11

访问: 3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