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说人说

为什么黑种人是黑的而白种人是白的?

为什么黑人的皮肤是黑的而其它种族也有他们自己的肤色?这个问题的答案在许多年前我们已经给过读者们了,并且在几年以前加入了"神说人说"
推荐给好友
更多音频文件: MP3

为什么黑种人是黑的而白种人是白的?

(文章编号: 866)

为什么黑人的皮肤是黑的而其它种族也有他们自己的肤色?这个问题的答案在许多年前我们已经给过读者们了,并且在几年以前加入了"神说人说"栏目的课题目录当中。本课的特点就是用新加入的信息来继续证明《圣经》的真实性。

在詹姆斯版本圣经中,上帝全然美丽的话语是无与伦比的,他真理的深奥性在这个世界上不能被完全的探究出来,这些被默示出来的经文打开了真理和真光的大门,通过这些门读者们可以获得通往活水泉源和永生生命的途径。《约翰福音》4:13---14

13 耶稣回答说:"凡喝这水的,还要再渴;
14 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

上帝的话语给那些选择他的人以生命,并且使他们的生命更加丰盛,而对于那些弃绝他的人则给他们审判和咒诅。它使那些曾经瞎眼的,耳聋的,嘴哑的,坐在黑暗里问"我从哪里来?""我是谁?""为什么我在这里,我将要往哪里去?"类似愚蠢问题的人有眼睛可以看,有耳朵可以听,有嘴可以说话,有颗心可以感知。

圣经在过去的6000多年中不断地被邪恶势力最尖锐的思想挑战,但是他们却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了,原因就是这本无懈可击的书超出了敌手们的攻击范围,超出了这个邪恶世界所谓的"荣耀",并且这本书不是作者们自己所写的,事实上,它是上帝亲自默示的,《约翰福音》1:1

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

诗篇138:2

我要向你的圣殿下拜,为你的慈爱和城市称赞你的名。因你使你的话显为大,过于你所应许的。

降服在这位活神和他的话语面前吧,点击进入"Further With Jesus"立即进入真理和光中,找到生命中所有问题的答案和解决的方法。现在开始今天的课题。

神说:《雅歌》1:5---6

5 耶路撒冷的中女子啊,
我虽然黑,却是秀美,如同基达的帐篷,好像所罗门的幔子。
6 不要因日头把我晒黑了,就轻看我。我同母的弟兄向我发怒,他们使我看守葡萄园,我自己的葡萄园却没有看守。

人说:这些宗教的右翼狂热者们迎合我,想象一下,那些眼光狭小的、容易被诱导的人完全相信上帝创造了整个宇宙并且给他们一本自己的圣书,多么愚蠢!!

现在是这课的录音:圣经拥有所有的答案,并且这些答案在数千年前人类零零碎碎的高级知识被发现以前就有了,这可能吗?在这个网站上面,就在打印的这个时刻,上帝真实的话语已经被无数次的证明了,每个星期四晚上,情况允许的话,我们都会开启一个新的课题来证明上帝和他的话语。本课的课题将再一次证明上帝及他话语的可信度。

为什么黑人的皮肤是黑的而其它民族也有他们自己的肤色?这个问题的答案在许多年前我们已经给过读者们了,并且在几年以前加入了"神说人说"栏目的课题目录当中。本课的特点就是用新加入的信息来继续证明《圣经》的真实性。

为什么黑人的皮肤是黑的?棕人种、黄人种和白人种也有他们自己的颜色? 有几个理论已经提出来回答这个问题,但是有些人却认为这些证明是不好的。达尔文关于进化的学说(现在是公开的达尔文主义来保持他们的距离)描绘了"大猩猩"和"黑人"站进化论位置中的"狒狒"和"文明人"之间的地位。

根据哈弗大学的Stephen Jay Gould所说,"生物学中所涉及到的种族主义在16859年以前就很普遍了(意思是在达尔文以前),但是在接受进化论以后这个理论就增加了等级"。

希特勒是一个坚定地达尔文主义学说的跟随者,在他的书《我的奋斗》中希特勒提到"低等人",他指控说犹太人把黑人带进莱茵河地区,目的就是想通过通婚把白种人同化掉。

现在你就知道为什么白人那么紧紧跟随希特勒了,你也知道为什么低等身份例如(我真的很讨厌说这句话)"猴子",是从黑人而来,这个概念实际上是从达尔文主义发展而来的。

人类也发展了错误的圣经主义教条例如"前亚当时代",意思就是在创造亚当以前曾经有一个人口社会,任何你能想象出来的东西都可以放在"前亚当时代",包括一些人所说的最初的犹太人和黑人。另外一个伪圣经理论就是,黑人是挪亚的儿子含被咒诅的后代,这些人认为含的儿子古实因他父亲的罪被咒诅,而且古实是黑人的祖先。世界上最著名的历史学家之一Flavius Josephus关于古实人他曾经写道:

"对于含的4个儿子,随着时间的流逝曾经的伤害已经不再临到古实人了;对于被统治的埃塞俄比亚黑人,也在那个时候,连同他们自己和整个亚洲人都被称为Chusites人,"(引用结束)。古实并不是埃塞俄比亚黑人的祖先,但不幸的是那些假定含--------古实的神话,咒诅并没有临到古实。《创世纪》9:2225节:

22 迦南的父亲含,看见他父亲赤身,就到外边告诉他两个弟兄。

23 于是闪和雅弗拿件衣服搭在肩上,倒退着进去,给他父亲盖上,他们背着脸就看不见父亲的赤身。

24 挪亚醒了酒,知道小儿子向他做的事,

25 就说:"迦南当受咒诅,必给他弟兄做奴仆的奴仆。"

迦南是迦南人的祖先,这些人疯狂的抢占现在被叫做以色列及其周围的领土,含受到了咒诅,也有很多其他错误的假设被记载,但事实却只有一个。为了探究这种大邪恶神秘的仇恨和偏见的渊源,数以百计的生命被屠杀,这很有必要从起初就开始知道。

上帝创造了第一个人---亚当----是从尘土中所造出来的。亚当这个名字的意思就是"红土"或者是"红的"。就是在圣经上记录了第一个人类的颜色而且比其他任何地方记载棕种人的颜色都多。自从那个时候开始一直到现在,人类确实是由泥土造成的(点击查看"Man From Dirt Updated")。

Josephus这样记录亚当:"上帝从地上拿起泥土,造成了人,并且把灵魂放在人的里面。这个被造成的人就叫做亚当,用希伯来言语表示"红色的那个",因为他来自红色的土地,这就是真理。"(引用结束)

"神说人说"的一位拜访者嘲笑我们关于《雅歌》中的经文,他说,经文中的作者只是被太阳晒黑的,对于他和那些跟他持有同样观点的人们,我们来看看希伯来文在这段经文中关于"黑"这个词的定义,它的意思是"乌黑发亮"或者是"皮肤黝黑的":

Jetty:是墨黑的,或者是黑色的

Jet:一种固体,干燥的,黑色的,易燃的化石物质

Swarthy:一种黑色的或者是黯淡色的肤色;黄褐色,在暖和的气候中,呈现出普遍一般的黝黑或者黑色,是非洲人的黑色。

Dusky:在颜色上倾向于黑色,特别是深黑色。

另外一个要考虑的事实是,挪亚时代全世界洪水后不久,巨大的气候变化跟着发生,某一件事情的发生迅速的加重了各种遗传问题的发生。这里的"某一件事"就是上帝在巴别塔混淆了人类的语言这件事(见"巴别塔")。那个时候以前,人类生活在同一个地域里也说一样的语言。

《创世纪》11:6---9:

6 耶和华说:"看哪,他们成为一样的人民,都是一样的语言,如今既做起这事来,以后他们所做的事就没有不成就的了,

7 我们下去变乱他们的口音,使他们的语言彼此不通。"

8 于是,耶和华使他们从那里分散在全地上,他们就停工不造那城了。

9 因为耶和华在那里变乱天下人的言语,使众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别"。

巴别之后,说希伯来语的人们(这里所提到的语言是由古语言进化而来,在这里仅做举例而已)不能理解意大利语,意大利人也同样不能理解法语,等等等等。他们根据他们的语言分地而居,迁徙到不同的地域。这就是我们所知道的国家和民族的开始,跟我们所知道的合并概念一样,这就是为什么有这么多的特殊的遗传特征。
例如,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人中有一些人是斜眼的。

在巴别塔能够说汉语的人们就只能理解和他们一样说汉语的人们,于是他们迁移到一块特殊的地域,有特殊的气候,一代又一代的繁衍生息,并且形成了他们特殊的基因库。他们所拥有的显性基因一代又一代的传下来,结果你就可以看到他们中间有一些人是斜眼的。

以上所提到的所有信息在黑人,棕色人,黄人和白人为什么是他们所拥有的肤色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上帝的话是正确的吗?太阳真的在不同肤色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一个作用吗?

《新闻周刊》1988年1月11日,有一篇文章是关于生物学DNA在伯克利大学、埃默里大学、密歇根大学等大学里的调查研究,记录如下:

例如,气候是皮肤颜色改变一个很次要的因素----非洲人是黑色目的是为了保护自己免受太阳伤害,欧洲的白人要吸收太阳的紫外线是为了身体内可以产生维他命D,皮肤颜色的进化要花几千年的时间。

在同一篇文章里,哈弗大学的古生物学者S.J.Gould说;

"它使我们意识到尽管所有的人类在外部特征上有所不同,他们却是来自同一个起源,是单一的实体。这种生物学上的兄弟关系比我们以前所意识到的意义深远的多。"

另外,以上所提到的参考资料并不是达尔文进化论也就是"猿变人"的理论,它描述了一个微小的进化,一个被进化论学者Theo Dobzhansky所铸造的团队。然而,微进化论教导我们所有一切都是从同一个祖先进化而来的-----它只是一种概念而没有任何的证据---------微进化意味着随着时间的推移内部发生的小小变化,而这种小变化并没有产生新的遗传信息,只是基于原有基因的微小变异。充分认可创造的科学家们对于微进化没有任何的疑问,除了创造本身以外。他们理解为上帝创造了一种遗传基因,这种基因有能力生产出各种各样的生物。

1997年《美国人体学日报》里的一篇文章叫做"人类肤色与半球",看看下面的信息:

先前对人类肤色的研究已经显示了肤色跟距离赤道远近之间有很大关系,这就可以被理解为肤色、纬度和紫外线强弱之间有联系。一些假设是:紫外线在赤道附近最强,在南北半球随着纬度的增加紫外线越来越弱。标准人类皮肤的分析师基于这些假设,例如假定在赤道附近皮肤的颜色是最黑的,南北半球随着纬度的变化肤色逐渐变浅,一个非线性分段回归模型用来测试这些假设,并将其应用于来自古代的102位男性和65位女性的皮肤光谱信息。在赤道附近,无论男女皮肤反射率都是最低的(最黑的皮肤),男性中间,北半球每增加10个纬度皮肤反射率增加大约10%,但是在南半球每增加10个纬度皮肤反射率只增加3.3%;女性中间,北半球增加相同的纬度皮肤反射率增加8.1%,而南半球增加4.7%。这些结果表明,在纬度相同的情况下,人类的肤色在南半球要比北半球黑。最近的调查显示,纬度相同的情况下,南半球紫外线辐射要比北半球强。

根据上帝的记录,这是因为太阳的原因吗?很多的人类学家相信,紫外线的强弱引起皮肤肤色的变化。

下面这段话摘自《发现》杂志2001年2月刊,标题为"肤色生物学:黑皮肤和白皮肤":

Jablonki和她地理信息系统专家的丈夫George Chaplin首次发表关于肤色的综合理论。他们的调研刊登在近期的《人类进化杂志》上,显示了肤色和阳光强度之间的关系,而且还带着一种强大且有几分预言的性质。但是他们仍然显示了一个深的更令人惊奇的过程:他们说,肤色最主要的原因是维他命。

再看看《发现》杂志的报道:

早在20世纪60年代,生物化学家W. Farnsworth Loomis已经表示,肤色取决于人体里的维生素D,维生素在人体吸收钙并让它沉积在骨头里起着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对正在快速生长的胚胎。(怀孕期间所需要的维生素D可以解释为什么全世界女人皮肤比男人的要白。)和叶酸不同的是,维生素D依赖于紫外线才能在身体中产生。Loomis相信,生活在北边的人们,白天的光照比较弱,逐渐地形成了白皙的皮肤来帮助吸收紫外线,而住在热带地区的人们逐渐形成黑皮肤从而阻挡紫外线,使身体里的维生素不至于过多而导致高浓度中毒。到Jablonski发表她的调研时,Loomis的假设已经部分被否定了,"你永远不会因为维生素D过量而中毒" Jablonski说,"除了少数地区吃很多肝脏来补充营养的人"。但是Loomis关于白皙皮肤的研究,是对Jablonski研究的叶酸和黑皮肤一个很完美的补充,接下来要找出一些肤色和光线强弱之间的关联数据。直到20世纪80年代,研究者们才开始估计有多少紫外线到达地球表面,但是在1978年,美国宇航局发射了臭氧总量分光仪,三年前,Jablonski和Chaplin测量了全球臭氧总量和来自世界各地50多个国家的土著居民肤色进行比较,令他们兴奋的是,有一个错误的联系:紫外线越弱的地方,皮肤越白皙。Jablonski继续证明生活在纬度50的人们缺乏维生素D的危险性最高,"这是人类历史上人们定居的最后一个问题," Jablonski说,"只有在人们学会钓鱼,身体里有丰富的维生素,他们才能够定居下来。"为了这样做,他们不得不在不同的地区和气候环境中改编他们的工具,衣服,住房和饮食习惯。但是,Jablonski的发现表明了人类的适应能力越来越强,在热带的人们已经形成黑皮肤用来阻挡阳光以保存他们身体里的叶酸储量。住在远离赤道的人们也已经形成了白皙的皮肤来吸收阳光,以便在漫长的冬季能够生产出足够量的维生素D。

Jablonski希望她的调研能够使人们意识到饮食中维生素D和叶酸的重要性。例如人们已经知道,迁移到多云气候中的黑皮肤的人们可能因为维生素D的缺乏而得佝偻病。更重要的一点是,Jablonski希望她的研究能够改变人们关于肤色的想法,她说"我们可以谈论并完全解除这个课题,因为它已经引起了很多的争议,愚昧和误解"

上帝是对的吗?是因为太阳才引起这么多不同的肤色吗?下面是一篇在《科学美国人》上叫做"皮肤"的文章,"全世界人类的皮肤已经足够的黑来阻止太阳光毁坏自身的叶酸,也足够的白吸收阳光来生产维生素D"(引用结束)

种族偏见所引起的悲伤、羞辱、拒绝、压抑、仇恨、谋杀以及巨大的损失已经不能估量。全球性的灾难是由先进的达尔文、希特勒、假圣经及其跟随者们所引起的,当上帝权威的话语被拒绝时,结果就是死亡。

神说"太阳!"《雅歌》1:56

5 耶路撒冷的中女子啊,
我虽然黑,却是秀美,如同基达的帐篷,好像所罗门的幔子。

6 不要因日头把我晒黑了,就轻看我。我同母的弟兄向我发怒,他们使我看守葡萄园,我自己的葡萄园却没有看守。

人说:"这些宗教的右翼狂热者们迎合我,想象一下,那些眼光狭小的、容易被诱导的人完全相信上帝创造了真个宇宙并且给他们一本自己的圣书,多么愚蠢!!"

现在你已经有了本课的录音。

参考资料:

詹姆斯版圣经
King James Bible

《约瑟夫全集》Kregel出版,第六章第31页,第一章第一页
"Complete Works of Josephus," Kregel Publications, Chapter VI, p31; and Chapter I, p1.

达尔文,查尔斯《人类血统》,伦敦,John Murray,1901年
Darwin, Charles, "The Descent of Man," London: John Murray, 1901.

Gould, Stephen J.,《个体和种族发生学》,哈弗大学1977年印刷
Gould, Stephen J., "Ontogeny and Phylogeny,"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77.

Hilter,Adolf,《我的奋斗》,波士顿Hougton Mifflin 公司1943年
Hitler, Adolf, "Mein Kampf," Boston: Hougton Mifflin Co., 1943.

Humber,Paul G.,《种族主义的上升》,《影响》杂志1987年2月
Humber, Paul G., "The Ascent of Racism,"Impact, February 1987.

Jablonski&Chaplin,"皮肤"《科学美国人》2002年10月
Jablonski & Chaplin, "Skin,"Scientific American, October 2002

Kirchweger,G.,"肤色生物学:黑皮肤和白皮肤"《发现》杂志2001年2刊
Kirchweger, G., "The Biology of Skin Color: Black and White,"Discovermagazine, 2/2001

Tierney,Wright,Springen,"亚当和夏娃的调查"《新闻周刊》1998年1月11日
Tierney, Wright, Springen, "The Search for Adam and Eve,"Newsweek, January 11, 1998.

Webster,N.,"美国英文字典"美国基督教教育基金会
Webster, N., "American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Foundation for American Christian Education.

访问: 126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