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说人说

詹姆士王钦定本圣经的权威性

许多拥有非常卓越才能的人士被拣选去做翻译詹姆士王钦定本圣经之工这些译员都是英语世界的希伯来语,亚兰语和希腊语的权威.
推荐给好友
更多音频文件: MP3

詹姆士王钦定本圣经的权威性

(文章编号: 1271)

詹姆士王钦定本圣经的权威性(二)

主题编号: 1325

当撒旦挑战耶稣作为神儿子之真实性的时候,耶稣基督简单明了地回答“经上说。”路加福音43-4节:

3 魔鬼对他说、你若是 神的儿子、可以吩咐这块石头变成食物。

4 耶稣回答说、经上记着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 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当一个人如耶稣在约翰福音第3所声明的那样而重生的时候,他是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最为奇妙的信心之域。在这里,恐惧被信心所取代,失望被盼望所代替。

神那绝对且带给人安慰的诸多应许令人惊喜不已。马可福音923

耶稣对他说、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

请注意“凡事。”耶稣在马可福音1618说,“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病人就必”是绝对性的话语。罗马书828节:

 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 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


当一个人重生—就是再一次被生且是从圣灵而生的时候,他就是进入了神的国中。在神的国里,神的道是绝对的。人凭借智力或财富或美丽或权力,是无法进入这个充满荣耀绝对真理之地的。人要凭借悔改性的谦卑和象小孩子一般的信心,才能进入这一荣美之地。在这里 ,“经上说”是衡量一切的标准与权威:圣经是一个可靠的根基。

你是否准备好了要将自己的旧生命在基督耶稣里换成一个全然的新生命呢?在基督耶稣里,所有的罪恶、羞辱和羞耻感皆会被清除净尽。你是否准备好了迎接一个充满能力和永恒目的的生命呢?如果你确实有此准备的话,那么你是来对地方了。今天就是你蒙拯救的日子。点击登录 进一步认识耶稣 来看看简单的教导以及如何即刻进入神的国度。请不要等到下一分钟。趁着你还有时间现在就点击登录“进一步认识耶稣”。接下来是今天的主题。

神说, 创世记31节: 

耶和华 神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对女人说、 神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么。

神说, 申命记42节:

所吩咐你们的话、你们不可加添、也不可删减、好叫你们遵守我所吩咐的、就是耶和华你们 神的命令。

神说, 启示录2218-19节:

18我向一切听见这书上预言的作见证、若有人在这预言上加添甚么、 神必将写在这书上的灾祸加在他身上。

19这书上的预言、若有人删去甚么、 神必从这书上所写的生命树、和圣城、删去他的分。

神说, 箴言书2421节:

我儿、你要敬畏耶和华与君王.不要与反复无常的人结交。

神说, 哥林多前书1433节:

因为 神不是叫人混乱、乃是叫人安静。

神说, 诗篇126节:

耶和华的言语、是纯净的言语.如同银子在泥炉中炼过七次。


人说:詹姆士王钦定本圣经大部分内容的用词都已经过时而且晦涩难以阅读。现在有一些以更好的学术和更古老的手抄本为基础的更新、更好的英文圣经。

现在是本课记录的录音内容。选择哪一版本的圣经呢?所有版本的圣经都是神的话吗?这一问题必须得到回答。没有任何事情比你手中的神道即圣经的准确性更为重要的了。

G. A. 利普李吉尔曾对圣经的翻译做过研究并出版了许多与此主题相关的图书。他最近又出版了一本小册子,来回击那些挑战詹姆士王钦定本圣经的人士。身为作家和媒体名人的穆里就是向詹姆士王钦定本圣经发出批评的人士之一。穆里说,“大约仅有50个地方是不确定的,一个页数就会容下所有这些不确定的内容。”利普李吉尔写道:

对大多数现代翻译版本建基于其上的希腊文诸多版本进行核对,会揭示出它们同詹姆士王钦定本建基于其上的希腊语文本之间的不同在于140521个词汇当中9970个词汇的区别。这一7%的改变将需要45个页数才可以容得下而不是象穆里所言一个页数就可以。在这些不同当中,接近3600处是遗漏;它是一个简短许多的希腊语文本。在另外3146处的地方,是使用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希腊词语(不仅仅是拼写上的不同)。

除了其它语言译本建基于其上的希腊语文本当中7%的不同之外,新的翻译版本使用了“动态同义(词)”。这些都是出现于非希腊文和非希伯来文中的词汇转变。新美国标准版使用大约4000个,新詹姆士王钦定版使用了大约2000个。新国际版使用了6653个。

新国际版圣经比詹姆士钦定本圣经少64,098个词汇。这大约删减了圣经10%的内容,将圣经1,700页的内容减少了170页,而非1页。

 

请特别注意:在准确性这一点上,詹姆士王钦定本圣经的第一竞争者就是新国际版圣经。大多数正在使用新国际版圣经的人们拥有的是2011年之前出版的一个翻译版本,这些人并没有注意到许多内容在实质上已经发生了改变。他们的新国际版圣经不再出版。新版的新国际版圣经从2010年11月1号可供人们在线预览,并且计划在2011年三月印刷出版,但是其名称并未改变。它将仍然被称为新国际版,然而其5%的内容将会发生改变。依照传统页面的标准,这将是76页的内容!请记住:撒旦(创世记3加添了一个词语和一个问号,就引进了罪与死的律。有些人还会记得,在2005年,被有些人称为“中性化版圣经”的现代新国际版出版发行,但是它在销量上却没有成功。他们将现代新国际版的内容同2011年预览版的新国际版整合到了一起。下面的这段内容是取自biblica.com网站( www.biblica.com/niv/):

此外,它对性别语言领域的外部反馈给予了特别的关注。(参看第四页:关于不分性别之语言的决定。) 如同圣经翻译协会在宣布这一更新时所声明的那样,从1984年的新国际版到现代国际版的每一个改变都得到了重新考虑。有些改变得以保留,有些被撤销而继续1984年版的用法,还有许多改变之处以大大不同于前二者的第三种方式进行了用词上的修改。

箴言书2421-22节:

21我儿、你要敬畏耶和华与君王.不要与反复无常的人结交。

22 因为他们的灾难、必忽然而起.耶和华与君王所施行的毁灭、谁能知道呢。

这是论述詹姆士王钦定本圣经的学识权威的第二篇短文。在上一个短篇当中,我们简述了被选择去翻译詹姆士王钦定本圣经的54学者中的6个以及他们的可靠性。在这一个短篇当中,我们会再介绍六位学者。下面的信息是取自 D. L.布雷克博士2011年出版的新书《图解詹姆士王钦定本圣经史》

约翰奥弗尔豪尔:圣保罗大教堂的执事,利奇菲尔德和考文垂的主教(1614)。

在剑桥大学三一学院接受教育的奥弗尔豪尔在希伯来文方面比较弱,但是却精通希腊语和拉丁文。这些语言方面的优势或许提升了他的影响力,因为翻译人员之间的讨论都是以拉丁文进行的。奥弗尔豪尔深得容忍他那阿米尼鸟斯派神学立场的伊丽莎白女王的赏识。他是高级专员公署御前委员会的一员,在詹姆士王的邀请之下参加了第一次的汉普顿御前会议。

威廉姆贝德维尔:托特纳姆十字架教堂的牧师( Tottenham High Cross Church)。

当约翰雷菲尔德向西方旅行的时候,贝德维尔为东方深深地吸引。作为一个在剑桥大学圣约翰学院接受教育的东方通和熟悉阿拉伯的学者,他出版了一本阿拉伯语字典和一本波斯文词典。在翻译希伯来文圣经当中所遇到的那些不是希伯来词语而是借自其它语言的词语时,他在其它语言方面的超乎寻常的能力给予了他非常大的帮助。

麦尔斯史密斯:该项目的最后修订者,毕业于牛津大学的布拉斯诺兹学院(该学院最初被称为王的大厅),福特和埃克塞特大教堂的牧师,格洛斯特的主教。

史密斯是一名经典学与东方研究(迦勒底文,古叙利亚文,阿拉伯语和希伯来语)的学者。在所有的翻译团队当中,他对詹姆士王钦定本圣经的贡献或许是最大的。他的责任就是在所有的翻译公司完成翻译工作后校订整本圣经并且为这一新版本的圣经书写前言。

乔治阿博特:温彻斯特的执事,牛津大学的副校长,考文垂利奇菲尔德的主教,伦敦的主教,和坎特伯雷的大主教。

阿博特是伊丽莎白时代最为优秀的英格兰学者之一。他持有一个非常强硬的改革派的神学立场,基于这一点,他作为一个忠诚的臣民甚至向国王提出了一个支持清教徒的请求。或许是因为他对清教徒的倾向,他并没有受到参加汉普顿御前会议的邀请,但是却很快被指派为新版圣经的一个翻译员。 理查德班克罗夫特于1611年的去世使得阿博特被任命成为坎特伯雷的大主教。

约翰哈默:钦定的希腊文教授,温彻斯特圣马利亚学院的院长。他是清教徒日内瓦版圣经的一个非常坚定的支持者。由于他在希腊文方面的学识,哈默受到了参加詹姆士王钦定本圣经修订工作的邀请。

他的名字在约翰博伊斯(属于第二剑桥公司)留下来的备注当中出现过两次,暗示着他或许是在伦敦的墨香厅(Stationers' Hall)于1610年对整本圣经进行最终修订的十二人之一。

约翰理查德森:剑桥大学神学学院的钦定教授,后来成为了林肯郡艾尔卡科克的牧师,最后担任了剑桥大学副校长的职任。

理查德森与威廉姆莎士比亚同一年(1564)—即大瘟疫之年—出生,后来成为了一个非常著名的希腊文与拉丁文教师。


因为推动詹姆士王钦定本圣经出现的学识权威无可指摘,所以贬低者们就向手抄本发出了挑战。下面的这些摘录是取自神说人说网站的短篇, 哪一版本的圣经(更新部分)--第一部分:”

在“神曾如何说?”这一巨大问题当中,被人熟知为“大多数文本”的概念非常关键!

单单新约的手抄本就有超过5000多个,这些手抄本或者包含了新约的全部内容或者包含其部分内容。如果大多数的手抄本都说存在某个特别的经节,那么该经节就被书写于“大多数文本”当中。
“大多数文本”也被传统传统文本,叙利亚文本,拜占庭文本,卡帕(kappa)或普通文本。
哈佛学者希尔声称,在拜占庭的时期即从主后312年至主后1453以及新教徒教会的近三个世纪期间,“大多数文本”是权威。
达拉斯神学院的新约文学与释经学教授哈吉(他还与人合编了一本希腊文新约图书)这样写道,“因此,詹姆士王钦定本圣经建基于其上的大多数文本,实际上拥有一个最强烈的呼声,即它最有可能被视为原初文本的一个最可靠的展现这是因为其传递新约文本历史的优势。
哈吉还写道,“现代批判主义大规模地、不断地、有系统地攻击大多数文本。这是骇人听闻的不科学做法。希腊语新约文本(The Textus Receptus )被急速地抛弃了。”(大多数文本是从超过5000个手抄本收集而成的。)

《新约的同一性》一书的作者威廉姆皮克林,是在达拉斯神学院取得其希腊文释经学神学硕士学位,在多伦多大学取得其语言学硕士与博士学位的。他这样写道:

诸多新版本忽视了现存的5000本以上的希腊文手抄本。
大多数文本来自于希腊,君士坦丁堡,小亚细亚,叙利亚,亚历山大,非洲,高卢,南意大利,西西里,英格兰和爱尔兰等地的手抄本。
仅在一个有限的地区寻见的手抄本不可能是原初文本。如果一个手抄本在第四世纪逐渐消失了的话,我们就拥有反对它的历史裁决。

詹姆士王钦定本圣经拥有大多数文本和大多数地理区域的优势。
《新约的文本》一书的作者墨子刻这样写道,“时代较早并且得到大多数区域的见证人支持的的手抄本,拥有一个有利于其自身的确定性最初假设。”

请注意:大多数文本的另外一个名称是叙利亚文本。叙利亚的城市安提阿是使徒保罗的服侍中心。使徒行传1126节:

找着了、就带他到安提阿去。他们足有一年的工夫、和教会一同聚集、教训了许多人.门徒称为基督徒、是从安提阿起首。

现在让我们看一看“大多数文本”。1881年,一个使用梵蒂冈手抄本为名的“新的”希腊语文本被维斯科特与霍尔特介绍给了大众,并且被用作此后所有版本的希腊语文本。

埃及亚历山大的菲洛学院产生出了新旧约的许多手抄本,它们都被做了改变以适应该学院诸多晦涩难懂的教训。维斯科特和霍尔特正是使用了这些手抄本来改变传统的新旧约的。
维斯科特和霍尔特使用的是仅仅来自于一个地理区域即埃及的亚历山大的梵蒂冈手抄本。请记住:大多数文本却是来自于希腊,君士坦丁堡,小亚细亚,叙利亚,亚历山大,非洲,高卢,南意大利,西西里,英格兰和爱尔兰等地的手抄本。

皮克林继续说道,“仅在一个有限的地区寻见的手抄本不可能是原初文本。如果一个手抄本在第四世纪逐渐消失了的话,我们就拥有反对它的历史裁决。”

研究人员G. A. 利普林吉尔就这一话题做出了下面的评论:

它出来了!哈佛学者希尔写道,“这个理论已经遭到大多数当代学者的抛弃。”那份第96号蒲草纸手抄本(除了第34714页之外)都是在1890年之后,在维斯科特和霍尔特的1881年的新希腊语文本之后被发现的。皮克林认为:

在霍尔特的时代早期的蒲草纸手抄本还没有被发现;如果它们已经被发现的话,维霍二氏的理论几乎就不可能出现了。所有这些早期的蒲草纸手抄本(主后300年或更早)证明了拜占庭时期的某些手抄本的准确性。博德默蒲草纸手抄本证明了叙利亚手抄本在时间上先于相应的阿尔法和B版手抄本。早期的蒲草纸手抄本在660处发生了重大变动的地方证明了拜占庭手抄本的准确性。

请记住:你在詹姆士王钦定本中看到的就是拜占庭文本。

皮克林引用并总结了《拜占庭文本类型和新约文本评鉴》一书作者H.A. 史图慈基于蒲草纸中的发现而做出的关于詹姆士王钦定本文本类型之优越性的调查报告:

H.A. 史图慈研究了所有现存的蒲草纸手抄本所有新发现的手抄本都证实了后来添加的拜占庭文本的准确性。倘若晓得大约仅有30%的新约内容有早期蒲草纸手抄本的证词,人们就会更加全面地欣赏这一证实的重要性。如果我们即使只有三份涵盖了新约所有部分的蒲草纸手抄本,那么所有这些5000份以上遭到有选择性(折中性)文本弃绝的拜占庭手时期文本就会得到早期蒲草纸文本的证实。从今以后,没有人可以有理性地或负责任地归纳拜占庭文本类型为晚期的(意思是并非很古老)。尽快现代的编辑人员继续拒绝这些文本,但是他们不能够再争辩说它们是属于晚期的。

A.F.J. 克林金在他的《四福音之西方文本的调查概览》一书当中,将第四世纪的阿尔法和B版文本同第二世纪的蒲草纸做了一个比较。皮克林将其添加入了自己的研究当中,并且将希腊语新约文本(被人接受的文本)同阿尔法与B版文本做了比较。他得出了如下结论,詹姆士王钦定本的文本(TR)使用早期蒲草纸手抄本内容的部分大于见于诸多新版圣经且属于阿尔法与B版文本的内容部分。
皮克林得出结论,“很显然,在有早期文本证实这一点上,TR文本比B版文本更多,并且是阿尔法文本的两倍,无论是同B文本还是同阿尔法文本相比,TR文本都反映出了一个更为早期的文本。”
其它一些学者的发现显示出了证实詹姆士王钦定本是准确性的结果。
G. 尊茨在谈到使徒书信的文本时写道,“詹姆士钦定本类型的文本当中先前因被视为‘属于晚期’而遭弃绝的内容,是在第46份蒲草纸手抄本当中所有拜占庭文本都是古老的吗?G. 帕斯克拉给出了肯定的回答。第46份和第45份蒲草纸手抄本支持大多数文本的内容。”
墨子刻说,“第75份蒲草纸手抄本给予了大多数文本数十次的支持。在同大多数文本的关系上,大约主后200年的第46份蒲草纸手抄本表明有些内容可以追溯到一个非常靠前的时期。第66份蒲草纸手抄本有跟大多数文本类型一致的内容。”
希尔评注到,“被大多数批评家已经视为属于晚期的拜占庭文本的内容,现在已经被博德默蒲草纸手抄本证明是属于早期的文本。”
《神学研究期刊》(伦敦:牛津大学出版社)说,“第66份蒲草纸抄本支持大多数文本的内容。”

请记住:大多数文本就是詹姆士去钦定本。

约翰W. 伯根和维斯科特与霍尔特是同时代的人。他曾说,“倍受维斯科特与霍尔特推崇的两份手抄本是最邪恶的。”

伯根又说,“没有一点点的犹豫,B版与D版的文本是两个遭到了最邪恶肢解的文本:不管借着怎样的过程因为它们的历史是完全不为所知的它们已经成为最大量伪造文本、古老错误和对在其它已知圣经版本中可以寻见之真理有意曲解的仓库。”
最后,针对持异议的几个手抄本梵蒂冈抄本(B),西奈抄本(阿尔法),伯撒抄本和第75份蒲草纸抄本,伯根写道,“经过认真详细的审查,发现所有这四个手抄本不仅仅同现存手抄本的99%的内容在本质上有很大的差异,而且它们四者彼此之间也在本质上有很大的不同。”

詹姆士王钦定本圣经是神话语的黄金标准。它的学识权威是毋庸置疑的,它所使用的手抄本的权威是无懈可击的。翻译人员加上印刷人员花费了七年—从1604至1611年—的时间才完成他们的劳作。诗篇126节: 

耶和华的言语、是纯净的言语.如同银子在泥炉中炼过七次。

神说, 创世记31节: 

耶和华 神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对女人说、 神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么。

神说, 申命记42节:

所吩咐你们的话、你们不可加添、也不可删减、好叫你们遵守我所吩咐的、就是耶和华你们 神的命令。

神说, 启示录2218-19节:

18我向一切听见这书上预言的作见证、若有人在这预言上加添甚么、 神必将写在这书上的灾祸加在他身上。

19这书上的预言、若有人删去甚么、 神必从这书上所写的生命树、和圣城、删去他的分。

神说, 箴言书2421节:

我儿、你要敬畏耶和华与君王.不要与反复无常的人结交。

神说, 哥林多前书1433节:

因为 神不是叫人混乱、乃是叫人安静。

神说, 诗篇126节:

耶和华的言语、是纯净的言语.如同银子在泥炉中炼过七次。


人说:詹姆士王钦定本圣经大部分内容的用词都已经过时而且晦涩难以阅读。现在有一些以更好的学术和更古老的手抄本为基础的更新更好的英文圣经。

现在你已经拥有本课记录的全部录音内容

神说人说网站短篇回顾:

神说人说网站对 KL的回答

不对题先生挑战神说人说网站


詹姆士王定本的权威

詹姆士王定本七十士正典

A.J. 詹姆士王定本


T. 同詹姆士定本

思想家与圣经

哪一版本的圣经(更新部分)系列




参考资料:
詹姆士王钦定本圣经

布雷克, D. L.,《图解詹姆士王钦定本圣经史》贝克图书公司2011,第97,99-101,103-104,107-108页

www.GodSaid ManSaid.com, 哪一版本的圣经(更新部分)第一部分
利普林吉尔,G. A., B《盲目的指南》A.V. 出版公司.第19页

www.biblica.com/niv/

访问: 2887